外出旅行时你有哪些印象深刻的“破旧旅馆”?_吃喝玩乐网

  发表于

2016年,第一次去西藏,也第一次接触到青旅,拉萨的青旅虽然比较破旧,但给我了深刻的印象,让我至今难忘,甚至还想独走西藏,再次体验在青旅和新认识的朋友谈笑风生的感觉。下面,我就来分享下我在青旅住宿时的经历。

刚到拉萨,见到最多的应该就是青年旅馆了。拉萨的众多青年旅馆,是内地人在拉萨的家。像我们这些内地人,来了一拨又一拨,只要住过一次,这里就曾经是他们的家,而且永远是他们的家,回去了每忆拉萨,就会想起这个家。所以,拉萨的青年旅馆,是内地不知多少人挥不去的梦,斩不断的牵挂,忘却不了的情丝。

拉萨青年旅馆大多是由一些民居大院子改造而成,一张藏式大门进去,就会又一个露天采光却又阳蓬的大院子,天井直通天空,一点也不会损失拉萨最引以为傲的阳光,四厢一般三五层都是客房,各有走廊通达,房门都朝着院子天井开,所有客房和服务人员只要一打开门,都可以彼此见着,给人一种很好的家庭氛围,稍住几日,整个旅馆的房客,直至老板,服务人员,就由陌生人一下子变成熟人,甚至变成家人了。

拉萨青年旅馆的房间装饰和布置绝大多数都按藏式风格,让人不仅白天游在藏文化莉,更于晚上梦游在藏文化中。

最讲究的是天井下的院子,一般布置上椅子、餐桌、吧台,甚至是秋千椅,中间或者角落采以园林设计,座椅之间更以花草隔断,整个空间既保持开放性,又不失私密性,地方不大,但装饰讲究,充满情趣,是房客们结识、交友、分享旅途经验的好地方。

现在回想起来,青旅莉还有各种奇葩,跟他们呆在一起,可以干疯狂的事情,听有趣的故事,也可以收获最纯真的友谊,也有人说青旅太浮躁,每个人都在炫耀着自己的事迹,各有各的想法,玩的开心就好哈。

对了,如果你到了西藏,一定要体验住下青年旅社,说不定还能看到我写在墙上的那就话:轻轻地我走了,就像我轻轻的来。

你住过廉价旅馆吗?

30块能买到什么?

一顿外卖,两杯奶茶,或者一晚廉价旅馆的住宿。

每次外出,雷宝珠都喜欢选择价位在30块钱左右的小旅馆,尽管里头设施老旧,气味和隔音都很糟糕。 不过,正是在这些廉价而局促的房间里,她找到了超越日常秩序的冒险、惊喜与诗意。

贫穷与诗意 我去外地玩,从来不考虑连锁酒店,一是没钱,二是会失去许多乐趣。 几十块钱的青旅我也住过不少,但青旅有许多坑,店家随便往一个套房里塞几张双层床,就标榜是青旅了,环境不一定比小旅馆好。 更何况我不喜欢挤在多人间,不爱跟青旅的年轻人打交道。 我选择的大多是30元一晚的小旅馆,偶尔也住4、50元的。

一旦超过这个价位,我就会觉得太贵了。 这些小旅馆通常位于城中村、火车站、大学或菜市场附近,外观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,充满人间烟火气。 通常我会在手机APP上搜索,订房时先筛掉“白床单+白墙壁”的标准客房,尽量选择那些有特色装饰或家具的房间。 只要仔细观察,不难发现里头的一些动人细节。

这个房间的空调排水管插着一束塑料花。 旅馆走廊好看的地砖和镂空的墙壁。 这家旅馆在火车站附近,经营了20年,一共5层楼,有100多个房间。随着客流减少,老板把一部分房间租给批发商作仓库,因此走廊上堆满了货物。 这家旅馆的地砖很好看,像私人住宅。 这个房间里的吊扇开关已坏。 粉色的毯子。 一般人住廉价旅馆,都会担心卫生问题。旅馆里的公用浴室大多比较狭窄和破旧,水管老旧,墙壁发灰。环境差了点,但日常使用是没问题的。 这家旅馆的窗户玻璃上贴着彩色水果图案。

这一家居然还分脚盆脸盆,真是无微不至。 有一次,我定的房间没有一次性洗漱用品,去前台问老板要,老板不情愿地从柜子里拿出来,连沐浴露都不舍得多给一包。 此后,我都自己准备洗漱用品。

这天我住了50元价位的房间,有独立卫生间。 小旅馆设施简陋,还体现在没有烧水壶。一般前台会备有装了开水的暖水瓶,供客人饮用。 虽然不少小旅馆会配电视机,但通常是“大头电视”。只有几个电视台能看,大部分是雪花屏。 不过在这遍地是wifi,且4G流量日趋无限的时代,依靠手机就能窝在床上度过孤独的夜晚,电视机已经显得不太重要,当成纯粹的复古摆设也不错。 而且,雪花屏发出的白噪音是可以催眠的。

虽然,在我的镜头下,这些房间大多看上去亲切而质朴。 事实上,照片背后,可能是隔音很差的墙、破旧的门窗、散发霉味的床单或者肮脏的卫生间。 位于菜市场的小旅馆,隔壁是“保健按摩”。住在这里,晚上在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中入睡,早上在菜贩子的吆喝声中醒来。

廉价小旅馆的床单,很难做到一客一换。 上档次的旅馆,会将床单等布草统一送去洗衣厂清洗及消毒。也有一些旅馆,是老板或服务员自己机洗。毕竟一晚上几十元的住费以及稀少的客流量,能给他们带来的收益不过三四百元。 有位老板对一脸困惑地我说,你以为送到厂里就一定全部帮你洗吗,还不是明显脏的才洗,其他烫烫就送回来。至少我这里全部用洗衣机洗过。 这家旅馆的天台连着居民自建房,晒满了白床单。 神秘的老板 进到旅馆,第一个接触的一定是老板。大多数时候,

他们都在前台看电视玩手机,有时候也打扫卫生。 他们既是老板,也是员工。 这家旅馆的老板四十岁左右,总待在登记室里,有时看电视,有时在吃饭,有时玩手机。他总是一个人,看起来很孤独。 旅馆前台空间通常很小,有床、风扇、电饭锅,可以煮简易的食物,满足值班时的食宿需求。

另一家旅馆的前台。 在兰州某大学附近,有一家35元/晚的的小旅馆,老板是个50岁左右的大姐。 旅馆前台摆着一张桌子和一张床,每次经过,都能看见她躺在床上。只有旅客入住时,她才会掀开被子,坐起来,然后拿出登记本。 旅馆的外观很普通,但房间却处处体现着老板的讲究。每个房间都不一样,墙壁上挂着装饰的纱网布,枕头套是花边刺绣的,连窗帘都像是精挑细选。 这简直是廉价旅馆中的“希尔顿”。 床单被子都干净无味,还有电视和电热毯。 我跟前台大姐聊过两句,大姐说她年轻时做过裁缝,攒下了一些好看的布,用来装饰房间。她说不喜欢空无一物的白墙,太单调乏味。 桌子上放着很有年代感的塑料花瓶。 旅馆的天台还搭建了一个铁皮棚,棚下摆放着几个铁笼,几十只鸽子在笼子里走来走去,发出“咕咕”的低鸣。 我问大姐,这些鸽子会飞吗? 她摇了摇头说,不会,都是肉鸽。只能一直困在铁笼里。 我又问,这些鸽子是不是用来出售。 她摇摇头,说只用上好的黄豆喂养这些鸽子,黄豆还要请人专门炒熟、磨碎。

每隔几个星期,她都会挑选个大体肥的鸽子杀好,弄干净了再放进保鲜袋速冻,然后叫住在市区的女儿取走。 她说,小孙女最爱吃鸽子,留给她吃都不够,怎么舍得卖。 天台还搭了一个秋千。大概是老板为了心爱的小孙女制作的。不知道远在市区的孙女,能否经常过来玩耍。 临走的时候,我把房间里的拖鞋、脸盆都摆放好。住在这样干净好看又便宜的房间,实在不忍心给店家添麻烦。 不过,大多数时候,我都没有那么幸运。 在重庆周边游玩时,我看到一家老旧的旅馆,二话不说立马入住。 旅馆的外观,杂草从墙缝中长出来,有些窗户的玻璃已经脱落。 老板娘很和气,交了钱后她领着我去房间,亲自帮我铺床,还给我提了一壶开水。 这家旅馆开业已经50年,床位房每晚10元,单人间30元。房间没有独立卫生间,只能到公共洗澡间,一次3毛钱。 房间里的装饰和用品都保留着几十年前的样子。 老枕头上绣着花草和“友谊”。 老沙发和搪瓷杯,充满了年代感。 床的四个角都垫了砖块,老板说,垫高是为了让人坐得更舒服。 住进去的当晚,我失眠了,隔壁房间的声音清晰可闻,被子里散发的霉味越来越重。但第二天早上醒来,想到自己住在这样有年代感的房子里,还是原谅它吧。 因为生意冷清,这家旅馆的老板娘大多时候在隔壁打麻将,有客人时她才回到旅馆前台。

事实上,我也怕住进卫生很差的旅馆。订房前,我都会在APP上仔细搜索评论,像这种被子有气味的房间,我也只住过两次。 保险起见,旅馆我只会订一晚,觉得好再续住,不好就换下一家。 旅馆走廊光线昏暗,一个小女孩朝着我跑来。女孩的爸妈都在外地打工,奶奶带她来镇上读幼儿园,在这里租了一个单间。

寂寞之心俱乐部 住进廉价旅馆的,都是打工者、穷游年轻人、赶路司机,或者探寻初体验的穷学生等。 他们大多都是早出晚归,偶尔在公用卫生间洗漱时交汇,就各回各的房间。从紧闭的房间里传出的,只有电视机和男人的几声咳痰。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但依然能捕捉到一些遗落的故事情节。 门外塞进来的小卡片散落一地。 比如我住过广州某大学附近的小旅馆,25块一晚还带独立卫生间,相当奢华。 入住的那个晚上,在门口碰到了一对大学生模样的小情侣,他们的房间正好挨着我。 旅馆极差的隔音,让向来沾床就睡的我拥有了一个难眠之夜。你们懂的,大学生的体力果然旺盛,他们折腾了近一小时后终于安静。 但凌晨三四点时,我又模模糊糊听到争吵,那时我已睁不开眼睛。 第二天早上离开时,我经过那个房间,已经人去房空。我进去转了一圈,发现这是一个顶配的“空调房”,价格也比我的“风扇房”贵了30元。

这是我那天入住的风扇房,林依晨的海报给房间添了一丝独特韵味。 我还看到过一位打工者在房间墙壁上留下的文字 —— “我打工好多年,没有赚到钱,没有靓妹愿意陪在我身边,每天一包香烟,每天都吃泡面,这样的日子谁能看见。” “想起了从前,经常都学会,有书都不念。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 在小旅馆,陌生人之间的交谈是罕见的。 不过,一次拍照时,打扫卫生的阿姨经过走廊,看见我拿着相机,就和我闲聊了起来。也许是常年无聊的生活,也许是我过分善良的面相,她放下戒备,告诉了我不少旅馆的内幕。 最震惊的,是每年都有人在这座旅馆的楼顶跳楼。上周刚发生一单,已是本年的第二单了。

小楼不过七层,旅馆安置在五至七层,从七楼跳下去的人一般都会丧生。 如今,通向楼顶天台的门已被锁死,六七楼的铝合金窗经过改造,只能打开一点点,五楼的老板却不想出钱改造。 上周跳的是一个姑娘,从五楼卫生间的气窗爬出去,跌落时被下方店铺的遮棚阻挡了一下,只是多处骨折,幸运地捡回一条命。 这听起来不像轻生,倒似逃生,可惜阿姨也不知背后的故事。经过讨论,我们认为,旅馆这么受自杀者的欢迎,可能是风水原因,也可能是这里交通太便利。 还一次退房,我经过一个老伯的房间,他招呼我进来坐坐。

老伯71岁,农民,单身。农村的房产被其他兄弟占有,他一个人来到镇上这家旅馆住了好些年。 房间虽然老旧,但物品摆放整齐有序。他每天的活动就是买菜做饭、跟隔壁的住户聊聊天、打打麻将。 老伯的厨房。 在南宁一家靠近火车站里,我也碰见过一位独自居住的男旅客。 我问他为什么住这家旅馆,他说因为便宜。 聊天中得知他是外省人,来这边出差,公司给他300块的差旅费,而他住50块一晚的房间,省下来的两百多块就归他。 我住过的这些小旅馆中,只有一家旅馆的老板说生意比以前衰落。 虽然在环境卫生方面不如连锁酒店,但对于那些住不起连锁的人来说,小旅馆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。 我独自住了这么多小旅馆,从来没遇到危险。 俗话说得好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不过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腰子还在不在。

我虽然喜欢小旅馆,但不推荐所有人都去体验。

最后,还是提醒各位不要抱有侥幸心理。 出门在外,注意安全。

说到这事恰好我也遇到过这么一次,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在2005年的时候我去四川亚丁,冲古寺尚未开发,九月中旬夜晚月圆。傍晚来临之际,找不到合适的住宿,我背着睡袋睡到木板和树皮搭建起来的牛棚里,里面是古代的大花棉被,记忆犹新。还是大通铺一共男女九人挤在一块还是很冷,睡到半夜下起鹅毛大雪,狼在不远嚎叫,感觉特别心酸,次日早晨起床雪后初晴,亚丁的大地被大雪披上了雪白的大衣,更加美丽,十多年了这一次旅行的住宿永生难忘。

苏州,确实比较失望,当然大多数还是好的。

在世界平均海拔最高,含氧量最低的新藏线——219国道,这里是公认的死亡公路。来到这里才能体会到身体在地狱,眼睛在天堂。记得在界山达坂的一个兵站旁边的简直不称成为旅馆的小旅馆。是我住过最简陋的一次客栈。。。过夜每人四十。图一至图四。一间屋子估计也就不到四平方米,两张还没有绿皮火车卧铺宽的床,中间仅有能侧着出门的过道,晚上十点以后只能点蜡烛。前门的门头是自喷漆写的店招,后门就是图四看到的一个地坑洞。这里一年四季气候恶劣。但是,有白雪皑皑的巍巍昆仑,有厉兵秣马守卫边疆的边防战士。能从这条线上穿越一遭,也是人生宝贵的财富。回味无穷啊!

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新加坡旅游,报的低价旅行团,被导游坑了,住在很旧的旅馆里,印象特别深刻!旅馆外边涂料刷得很艳丽,但不要被外表蒙蔽,说是快捷酒店,其实还不如国内的旅馆,标间的床宽度只有1米,当中隔了一个小床头柜,卫生间挨着床边,而且非常袖珍,马桶贴着淋浴房,身材偏胖点,估计腿都没法挪动!说是淋浴房,也仅仅是够站着,转动都困难!房间也不隔音,半夜都有团队进店,估计也是被旅行社坑来的苦逼游客!

当时记得早上起来,透过玻璃能看到新加坡的学校,而且离新加坡市政厅及鱼尾狮景点只有3公里距离,也就胜在距离景点近!不过以后来新加坡再也不会住这种酒店了,更不会报低价团了,自己无所谓,苦了老婆孩子,说多都是泪!

最后敬告同胞们,来新加坡游玩,报旅行社一定不要贪图便宜!

2017年去满州里时,路过齐齐哈尔市,一个路边的小旅馆,标准间每晚80元,感觉很实惠,但里边的实施真心一般,坏的坏,不能用的不能用。

平遥古城的旅馆,体验很好

在G318线的鲁朗,因太晩而住进一家“青年旅馆”,其实就是一间简单的帐篷旅馆,简陋的陈设,脏兮兮的被褥其实还不算啥,但让人忍俊不禁地是墙上写满的留言:二辈子都不来骑行西藏了;谁要买自行车;拉萨太遥远了;我受不了了,我回去了;我要搭车去拉萨。好不容易看到一条:努力坚持,拉萨不远了!

看到这些留言睡意全无,在晒笑之时也钦佩这些不畏艰辛骑行到此的骑士们。

在泸沽湖草海有一家民俗,叫泸沽湖乡村民居,民居就在公路边,对面就是草海。是一家人姐妹经营的,老板很热情,还有一位老奶奶,上次我去那儿,她的小儿子过生日,还专门给我端蛋糕。她的老公在泸沽湖景区不远处教书,还专门接送我到泸沽湖玩。本来只打算住一夜,结果,我多住了一晚,第二天,他们专门叫车子,送我上车到泸沽湖客运中心。真的不错,热情啊!

赞 | 0 收藏 | 0

登录后发表评论

0 条评论